貧困低薪走不出家鄉的沖繩悲歌

最近看到東洋經濟新聞報導一篇題為「脫離貧困的沖繩女性所言的超級貧困」,如果有關心日本經濟的朋友應該不難知道沖繩縣在日本是貧窮出名的縣市,但到底有多貧窮呢?透過這篇報導可以讓我們更進一步了解沖繩的狀況,貧困、暴力、中輟,女學生下海在酒店工作,父母經常不在身邊,這些在沖繩都是相當普偏平凡的一件事情,新垣友香(假名、27歲)為了讓更人知道沖繩的狀況主動找上了東洋經濟新聞。

大家都在借錢,親人也是,學校老師也是,大家都理所當然的在借錢,只要能借到的話都覺得無所謂,沒借錢的話生活就週轉不過來,所以靠著獎學金(日本獎學金制度是需要返還)來支撐家計,也因為這樣造成貧窮的循環。姊姊進入大學領到獎學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買車,在沖繩沒有車是很不方便的,所以沖繩的小孩一進大學就是考駕照然後用獎學金買車,大家都是如此,也因此大學畢業後每人大概都有400~500萬日圓的獎學金要還,會從工作的薪水裡面扣除,姊姊就不知道收到多少封的催款信,雖然也開始有在還款,但其實還不出款的沖繩人占了大部份,有些人覺得還不出來也無所謂,這就是不斷造成貧窮循環的主因。

然而不止如此,沖繩的情色產業也是因為貧窮而生,採訪記者也曾在去年6月採訪當地的情色產業經營者,經營者說「想在夜裡工作的學生很多,只要想開未成年的酒店,一下子很簡單的就能招集到很多女孩子。只要不怕被抓的話,馬上就能開店,也有很多是家人帶自己女兒來的情況。」在沖繩這裡,只要一上高中的話,幾乎每個小孩都在打工,很多也自願成為美軍包養的情人。沖繩的貧窮被歸咎於金融機構的批判也很多,主要就是金融機構所支持的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所提供的獎學金,這些將來需要返還的獎學金卻沒有被用到學費、學生生活費,反而被拿到其它地方使用的情形相當普遍。

新垣目前在東京都內非營利單位以非正式職員的方式工作,每月收入約19萬日圓(約新台幣5.2萬元)年收入為300萬日圓(約新台幣83萬),但這樣的薪水和沖繩相比卻是無法想像的高。新垣畢業於琉球大學,畢業之後就馬上到沖繩當地知名的大公司上班,當時每個月的收入為17萬日圓(約新台幣4.7萬元),如果要再扣掉房租、學貸、和生活費的話是完全生活不下的,也因此想辦法來到東京工作,現在雖然薪水只19萬日圓,扣掉租金3.5萬日圓、學貸2萬日圓、寄給家人2萬日圓,還剩下11.5萬日圓(約新台幣3.1萬元),在今年春季也報名線上學習制的研究所課程,希望完成學歷後回到沖繩老家,運用學習到的知識和經驗對沖繩能有貢獻,幫助家鄉脫離貧窮。

對上述內容有興趣的朋友可至東洋經濟新聞查詢該篇文章,題目為「貧困を脱した沖縄女性」が語る壮絶なる貧困」。

其實看過這篇報導後很令人值得借鏡,相信也有很多和新垣小姐面臨一樣狀況的人,但滿足小確幸不願邁出挑戰的人相信也不少,如果和沖繩人一樣一直擁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那永遠也改變不了現狀,以「逆轉」一詞作為我們的口號,其實原意也是如此,我們希望透過我們的資源來協助急欲跳脫現狀的台灣上班族群,透過課程知識的傳授讓我們學校的視野不再狹隘,甚至創造出足以逆轉人生的機會,如果在你的家鄉沒有機會,就到大都市去,如果在大都市沒有機會就到國外去,我們希望能成為我們學生的翅膀,展翅飛翔到更高更遠的地方。

八月 10, 2018

0回覆在 "貧困低薪走不出家鄉的沖繩悲歌"

發表留言

©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