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實戰碩士學分班(第1期):日本福岡實戰研習-Day3

你好,

我是天駿,

2019年,我參與了,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的【第一期日本實戰研習碩士學分班】

這篇文章是,

我們前往日本福岡县與企業、政府交流的心得系列文的第3天的紀錄


(日文中以漢字為書寫體之名詞,以日文漢字原文表現)

第三天,我們起了個大早,

搭火車前往距離福岡市50公里遠的唐津市。

火車沿途可眺望面北的唐津灣,

感受湛藍的海水與藍天連成一體的舒暢感。

唐津市位於佐賀县的最北邊,

是古時候船隻通航中國的主要港口,

曾經商賈繁榮,

並有豐臣秀吉的家臣駐守過的唐津城。

此行來到唐津市,

是為了參訪它在日本化妝品業界無可取代的地位,

幾乎所有想輸入日本的化妝品都會送到唐津市來檢驗。

日本政府在唐津市投入了哪些努力?

為什麼唐津市對於化妝品那麼重要呢?

閱讀本篇文章,

你會看見唐津市如何塑造日本一的化妝品產業鏈

要打通服務的關節,

首要得有強力的物流系統,

第一站我們來到了松浦通運株式會社。

www.mecnet.co.jp

創業超過70年的松浦通運,

獨霸了唐津港的物流運輸。

松浦通運的獨到之處在於,

它有能力為未入關的商品先保管和檢驗,

也就是類似保稅區的概念。

但松浦通運做得更多。

由於多數流通的貨品為化妝品和化妝品的原料,

松浦通運設立了物料檢驗室,

協助把關物料、產品的合法性;

合於日本法律規定的商品,

還可以由松浦通運協助貼上產品原料標籤。

松浦通運將一條龍式的服務稱為3PL,

不僅服務從外國輸入到日本的業者,

日本化妝品業者如沒有足夠的物流設備,

松浦通運也能扮演衛星物流的角色,

在旺季時成為業者的出口解決方案夥伴廠商。

若說松浦通運是化妝品產業鏈的最下游,

下一站的Japan Cosmetic Center(JCC)

就是最上游的把關者,

在此等待著我們的是代表理事副会長 山崎信二 先生。

山崎信二先生同時也是Bloom株式會社的董事長,

Bloom是專司化妝品檢驗的公司,

擁有全日本最精良的檢驗設備,

輸入日本的化妝品超過90%都由Bloom檢測。

www.bloom-jp.com

Bloom的總腹地約一萬坪,

一樓有著200坪的辦公區和500坪的實驗室。

辦公區中文件檔案堆積如山,

實驗室內數十位專業人員頻繁走動,

可窺見Bloom的業務量有多麼巨大。

山崎董事長自豪地跟我們說,

在此實驗室中有一台全世界僅3台的超規格檢驗設備,

化妝品內只要有任何有害成分

透過這台機器絕對無所遁形,

當然,是禁止拍照的。

《Bloom的工作守則》

為使客戶能便利地使用Bloom的服務,

Bloom也發展物流和保稅倉體系,

並與松浦通運策略聯盟,

減少雙方的重複投資。

前面提到的Japan Cosmetic Center(JCC),

也就是日本化妝品中心,

就在Bloom的隔壁,

山崎信二先生也兼任JCC的代表理事副會長。

同時也協助唐津市周圍的化妝品業的外銷。

唐津市因水質優良,

對重視水質的化妝品生產來說是最優良的環境,

也因為有好水跟充足陽光,

農產、花卉的品質也不落人後,

柑橘和鮮花也可以被應用在化妝品的調配上。

JCC身為化妝品的孕育者已被世界所認識,

來自台灣、泰國、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的化妝品製造商,

已陸續建立合作,

並在唐津市設立研發據點。

唐津市憑藉著良好的產業配套,

搭配環境和地理的優勢,

讓這個福岡郊外的城市有著無限的潛能,

而這一切,來自於政府和民間對於地方優勢的充分認識。

讓化妝品業與環境共榮,

讓人才駐留在地方,

讓資金投入到核心產業,

創造出自然、人和產業的三方共贏。

離開JCC,距離下午約定的時間還早,

我們在地陪的導航下,

參訪了一下唐津市的祭典文化,

歡迎您跟著我的文字,

一起體驗唐津之美。

奔馳在聞名於世界的虹之松原中,

百萬顆松樹各自以特殊的姿勢矗立兩旁,

今天是個大好天氣,

我們決定趁中午前往唐津神社參拜。

《遠方的唐津城》
逾400年歷史的唐津神社
繪有曳山「鳳凰丸」的繪馬

數公尺高、數百公斤重的曳山,

是由和紙和彩漆反覆堆疊製成的巨型祭祀用品。

每年11月2-4「宮日節」時,

代表14個町的曳山就會上街繞境,

為城鎮帶來平安、福氣。

2019年舉辦的宮日節,將慶祝刀町的曳山「赤獅子」誕生200周年。

今天下午我們要探訪另一間隱形冠軍,

它的產品你常常看到,但幾乎不會注意到,

它提供的幸福你常在日本享受到,但也很難認識到它。

但是你絕對有認識它的必要。


如果你的公司近十年來,

產能滿載到新訂單都要排到三年後才能交貨,

你會如何思考你的事業發展呢?

我們今天下午參訪的企業,

就是這樣一家炙手可熱的公司。

它叫做YBM株式会社

https://www.ybm.jp/

YBM從1946年起生產礦山開採用的機械,

而後延伸產品線至鑽洞機,

直到1977年獲得美國石油協會(API)認證,

正式生產石油鑽探設備。

聽到YBM以上介紹,

我不禁好奇:

在不產石油的日本,

開發石油鑽探設備的廠商竟能活命之今?

https://www.ybm.jp/product/type/civil-engineering

原來,YBM看上的是,

在與日本同樣面臨狹小、零碎可開發土地的地區的鑽洞需求。

這類地區不僅在日本中部、東北地區為數眾多,

在東南亞如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家也有龐大需求。

透過對石油鑽探設備的研發,

YBM在1960到1990年間累積了雄厚的技術實力,

在唐津市建設了岸山大型工廠,

也在東京、新加坡、馬來西亞陸續成立了分公司。

YBM的設備相對於其他廠商來說,

不僅輕巧、而且高效,

舉鑽洞機來說,

YBM的機械較其他廠商的機械體積上小了不少,

但因YBM執著於提升效率,

遂在降低摩擦力、高頻微波震動、液壓震動、低噪音快速鑽孔

等技術上投資改進,

終於在1997年研發出了主力產品「GI-50型地基改良加固機」、

1998年推出「ECO-13V低噪音震動快速鑽孔機」

我們同學中剛好有人從事工程營造業,

問了許多專業上應用的問題,

YBM的員工也回答得頭頭是道,

我們其他人聽得也是津津有味。

前文中,我提到YBM還做了一件提供眾人幸福,

但眾人通常難以知道YBM的貢獻的事情。

答案就是「地中熱利用裝置」

長年對地面下技術的鑽研,

YBM注意到了地表以下的溫度會因為深度而改變,

而且地下深約100公尺處的溫度,

會一直保持在18度C的左右。

於是冬天時,建築物可以利用地中熱來為室內加溫;

夏天時,則可以利用地中熱來為室內降溫。

https://www.ybm.jp/newtech/chichunetsu/chichunetsu4.htm

於是YBM開發出地中熱利用裝置,

運用熱交換泵和控制盤,

在引導水流在管路中循環,

達到從室內交換機排出恆溫風的效果。

https://www.ybm.jp/newtech/chichunetsu/chichunetsu4.htm

地中熱利用裝置特別適合大型商場、百貨使用,

日本郊區有許多「路面店」,

佔地面積廣、樓層數少的特性,

可以讓地中熱循環管線在地面下充分環繞,

讓地下能量充分被發揮。

在YBM,我看見了企業如何延伸它的核心能力,

但YBM厲害的還不僅於此,

YBM還對於地下環境的改善做了徹底的研究,

從地基改善、地下水汙染改善到湖底淤泥淨化,

建築工程與環境相連動的環節YBM幾乎都照顧到了。

也因為如此,

九州環境產業推進機構K-RiP與YBM也展開了合作,

輸出YBM的Ultra Fine Bubble(超極細微泡)技術

為九州地區和東南亞數個國家,

淨化民生用水、延長漁產蔬果保鮮期和降低病媒傳染。

https://www.ybm.jp/tech/tech05/ufb01.html

YBM的執行長告訴我們,

YBM的重機械部分在日本已達60%的市占率,

由於工程數量減少,

難以冀望重機械能帶來爆發性的成長,

所以YBM近十年來積極活化它們數十年來累積的關於地基、地底的知識,

超極細微泡技術、水汙染處理技術就因此而生。

我在YBM看到了像TAKAHA機工一樣的居安思危,

即便成為市場的龍頭,

日本企業家仍抱持著危機感。

但他們也不盲目擴張,

選擇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投注關鍵資源、延伸核心能力,

寄希望於10年、20年以上的積累。

此等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第三天的行程到此結束了,

明天將要前往福岡县西南方的浮羽市

一窺融入演歌文化的農業機械大廠

請點擊下方連結,繼續閱讀:

日本實戰碩士學分班(第1期):日本福岡實戰研習-Day4-聆聽顧客的聲音

©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