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競選已不再能只是空談政治

在2019年7月4日公告了令和時代的第一次國政選舉—日本參議院議員通常選舉,正式開始了競選活動。執政黨為了要能在秋季的臨時國會中進行修憲會議,目標是獲得三分之二的議席在野黨則是根據金融廳提出的「老後資產短缺2000萬元日幣」報告,打算抓準因報告爆發的年金問題以及10月預計提高的消費稅等當作是競選籌碼。

 

雖然在新聞報導上,關於21號的開票展開了各式各樣的論戰,但就我來說,現在已經不是議論政策的時候了,已經是「來不及」了。現在的在野黨不管說了什麼,國民們也聽不進去吧。
增加消費稅是勢在必行、即使是年金的問題也不足以當作競選的籌碼。因為這個問題就連金融廳也還沒完全理解,所以沒有任何人可以正確地議論這個問題。

 

從競選活動開始到21號的開票,一眨眼就過去了。不管哪個政黨都是以民眾的印象取勝,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去探討政策。就連安倍首相,也對改憲的內容隻字不提,他到底有沒有要認真進行改憲,我實在是很懷疑。說真的,如果有心想做的話,以現狀來說也已經保有三分之二的議席了,早就可以提出改憲了才對。而如果安倍首相真的有計畫改憲的話,我強烈地希望,不要只針對第9條,而是從憲法的根本開始重新審視。川普總統批評日美安全保障條約非常不公平,應該要深入探討到這點吧。

 

說到底現在的日本憲法,也都是從GHQ佔領日本的時代累積下來的東西。鑄成憲法的中心人物,是當時一位人物叫查爾斯路易斯卡德斯的民政局次長,是一位39歲的律師。
而麥克阿瑟當時給予了民政局三項明確的指示,「保有天皇制」「放棄戰爭」「廢止封建制度」。說白了,單看日本國憲法,我就覺得卡德斯氏對日本的理解真的太淺了。
比方說,在日本國憲法第8章有關於「地方自治」的規定,我覺得只是檯面上的項目實際上幾乎沒有內涵。明明是關於地方自治的章節,但不僅沒有地方自治體的定義,也沒有定義地方議會的權限。因此地方自治還是很遙遠,地方只能在中央政府規定的法律範圍內制定條例。

 

如過要再細說下去恐怕舉例不完,關於現在日本國憲法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現在已經成為先進國家的日本,憲法中卻完全沒提到日本該在世界中盡到什麼責任。當時剛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所以憲法上寫的都是「再也沒有戰爭」「放棄軍隊」等最重要的議題,這當然好,但現在的時代已經不同了。不管是日本本身的壯況,還是環繞著日本的環境,甚至是現在世界上遭遇的問題,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日本對這個世界,應該要盡到什麼樣的責任呢?我認為,這才是憲法應該要去明定出來的。

 

現在的日本國憲法,都是向內、向下、向後的憲法。(註:有對國內、衰退、消極之意)
不應該是這樣,接下來應該要望向未來,讓憲法找到日本在世界中的位置,應該要是積極的憲法。

 

我的著書中「平成維新」「新.國富論」以及「你看過憲法第8章了沒」之中,我也一直不斷提出我的觀點的憲法。
雖然這次的選舉中將改憲當作了爭議點,但自由民主黨所提出的,不過是憲法9條這個非常狹窄的範圍而已。非常的雜亂無章。而在野黨也只是提出更加潦草的對案而已。
如果真的要以改憲當作爭議點的話,應該要連同國民一起探討個4~5年。

這次的選舉輕易的就展開改憲論戰實在是太勉強了,我認為非常沒有意義。

 

以上文章由大前研一博士撰寫並授權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翻譯,本中心對以上文章負完全之責任,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及網址。

©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