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順序搞錯才致使日本外交失敗

日經新聞在上個月8月31日,以「遺產外交前途渺茫」為題,發佈了一篇新聞。

該新聞報導指出,雖然安倍政權在這次的參議院選舉中獲得勝利,但在剩下的兩年多中,要處理的棘手難題非常多。有和俄羅斯的北方領土問題,以及和韓國交惡的對立問題。除此之外,還有接下來將會浮出檯面的美日貿易交涉,可以看出即將競爭總統大選的川普總統來勢洶洶,安倍首相的外交終於來到了緊要關頭。

雖然安倍首相開始頻繁的進出國外,但實際上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在第二次的總統提名中,雖然提出了北韓的綁架及俄羅斯的北方領土兩大問題,但最終兩個問題都看不出有解決對策。

那之前到底在瞎忙什麼?不禁會讓人這麼想。

而這樣的想法,是有著確切的理由的。因為安倍首相他沒有如同美國亨利·季辛吉般的外交官。

 

我認為正是因為有亨利·季辛吉這樣的外交官,即使是尼克森總統這樣的人物,也能和中國的周恩來順利的建立友好關係。然而安倍首相身邊有的,都是一些外務省出身的比方說谷内正太郎之類的人。

這就是問題點。

在這樣的事態當中,我認為要順利的與他國外交,比方說俄羅斯的普丁總統,就只能做好拚死的覺悟親自去交涉。

而如此一來,美國的川普總統也同樣地要拚死地與之談判,在北方領土歸還的時候,將日本剃除美日保安條約的對象。因為如果得不到美國承諾的話,一向厭惡美軍駐紮的俄羅斯是絕對不會首肯的。

 

這時候執行的「順序」就非常重要了。

首先要與中國打好關係,將釣魚臺列嶼等等的領土問題解決。如果釣魚臺列嶼是美日保安條約的對象,交由美軍駐守,但北方領土歸還後卻要美軍特別待遇是不太可能的。但谷內外交官等人卻對俄羅斯說「如果北方領土要求要讓美軍駐守的話,理論上無法拒絕。」簡直不像話。不應該是這樣,應該要先和中國打好關係,之後再和美國談判。也許美國會提出些許「請求」,但可以視情況在可行的範圍內接受條件。

接下來和美國談判之後,只要向俄羅斯提議返回日蘇共同宣言就可以了。

 

因為將所有事情都分散執行才會處處制肘,如果照著順序一步一步執行,也許談判順利的可能性就會增大很多。

而北韓的部分,應該要和小泉元首相一樣,一上任就應該要立即拜訪才對。如果什麼都沒有,就只好向國民真誠的道歉了。但只要立即行動的話就能夠被大眾所接受了吧。

如果繼續拖下去,不僅和北韓的關係會惡化,也許在中間調解的韓國也會受不了,到最後就無法插手了。而我也不認為和川普總統的調解是可以交給他人代勞的事情。

遺產外交失敗的理由,就是因為安倍首相沒有按照事情進行的「順序」執行。只要搞錯順序,所有的事情都會因為稍微的偏差而有所不同。可以說是一切都徒勞無功。如果現在才說要重新開始都已經太晚了吧。

 

回過頭來看,安倍外交的最大問題,就是和中國交惡。

這件事雖然民主黨政權也有責任,但安倍首相應該要為這件事情做點什麼才對。

 

 

 

以上文章由大前研一博士撰寫並授權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翻譯,本中心對以上文章負完全之責任,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及網址。

©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人財育成中心